【书评】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更新于:2017-12-09      浏览 431 次

作者:庞慧婧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世界有你,而我……却没有

 

一篇简单的故事看哭了宿舍一半的人,室友看完后,纷纷用被子蒙住头,抽泣之余呵斥我:“有病啊,买这么悲伤的书”。听完后,我顿感无语。今天,终于有机会读一读这本尘封已久的书。

  

念念相忘但我更愿念念不忘。


许念念,又在回忆过去呀!你煮的咖啡都要凉了”,杨燚咧着嘴,高大纤瘦的身体靠在门框上,满脸痞子气。念念抬起头,手心却紧握着印有“天、长”字样的珠子……


2003年,正值初中的许念念由于家庭变故突然转校,自此便开始了一段痛心而又凄美的“纠缠”。


一身正气的许念念与自己的魔鬼班级格格不入,但不论如何,她都告诉自己“忍住”。值到万圣节那天杨燚捉弄班主任被罚跑操场二十圈,他也理所应当的将告密的“功劳”归结到优等生许念念身上。自此,许念念的噩梦便开始了,一次次的容忍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终于有一天,平静的念念爆发了。


故事到此,令我不由得生叹,命运真是荒唐,如一般小说所写,自从让杨燚颜面扫地后,念念荣获“毒舌派帮主”称号。一气之下的许念念决定剃掉妹妹头,利索地扎起头发。洁净的小脸、炯亮的眼神吸引了班里屈指可数的男生,甚至部分杨燚的兄弟也呈现倒戈的趋势,许念念与杨燚的斗争一直持续到高中。


  2013年,正开着车的许念念听着杨燚讲以前的故事,不由得瞥了他一眼说:“以前的事,提它干嘛?”许念念将车开到一条狭窄的胡同,车辆太拥堵,无法前进,这让她很是恼火。


  初中毕业后的许念念不负众望的长成一个落落大方的姑娘,身边的桃花一枝接一枝,而杨燚凭借他一米八九的大个儿手持利刃替念念斩断一朵又一朵。这种微妙而又不可言说的暧昧渐渐笼罩了两人。直到杨燚为了赶超念念的作文水平,连续熬夜一周后光荣住院,病床上似昏迷似清醒的他破天荒的向念念表白,两个人便不露声色地腻歪在一起。但万般好也抵不过高考后的分道扬镳。高考中的杨燚像开挂了一样,以省状元的身份冲进帝都,而念念选择了厦大,天各一方,残酷的异地恋考验着两人那不可言语的真爱,直到那一天……


  小巷越来越畅通,许念念踩了一下油门,车速加快,副座位上的杨燚撸起袖子,露出印有“地久”字样的珠子。念念的眼泪如开了闸门般流个不止,杨燚温柔地说:“不是说好不哭吗?我陪着你呢,我喜欢你,千万别忘了啊”。


  许念念抬起红肿的眼睛,拉回思绪,猛的踩住刹车,只见副驾位上放着一束鲜艳的菊花,抓起菊花,打开车门,将这份写满撕心裂肺故事的花放在印有杨燚满脸笑容照片的墓碑旁。


  那天,初到北京的许念念手舞足蹈,却没看见飞速而来的车,不过,念念的杨燚推开了她……


故事读到这,我迅速抹掉眼角的泪水。


人的青春就那么几年,兜兜转转,悲伤、难过、残酷、幸运不是几句话几个字就能说清道明的。那时的我们扬着骄傲的笑脸问:“有空吗?谈个恋爱呀!”我们吃着仅有两片牛肉的面条却呵呵哈哈地说:“哇,好幸福”。


  可惜呀,最后我们都败给了时光,它让我们轻松地忘记幸福的记忆,却又让我们痛的刻骨铭心。心脏一直“咚咚”地跳动,但只能将悲伤深深压在胸膛。后来我们走啊走,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和我吃面也会笑得的像个傻子一样的人。


  在我们追的肥皂剧里,柳大尉是真的爱着姜医生的,顾晚是真的爱着沈御风的,江辰是真的爱着小希的。


  押着裂缝的窗户透进几丝凉意,寒冷的冬季席卷大地。但愿另一个叫念念的姑娘能将手插进另一个叫杨燚男孩的兜里十指相扣。


  亲爱的别难过,因为我最纯真的年代是真的爱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