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韩文斌:技艺易获,匠心难得

更新于:2017-12-14      浏览 414 次



作者:张璇


所谓匠人精神,即淬炼心性,养成自己,以孝育人,唤醒每个人。

           ――秋山利辉

  

 “那个……请问您是韩文斌韩老先生吗?”“我是。”记者起初只是试探性地一问,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人便是韩老先生。记者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老人,他的脸上刻满岁月的痕迹,皮肤深黄,衣着整洁,头戴迷彩帽,身着迷彩服,一副典型的纯朴平民形象。没有助手,没有随从,他就像一个来此帮忙的村中农民。

  

 在记者向韩老表明身份和说明来意后,韩老很热情地带领我们进入他的办公室。室内陈设很简单,甚至有些简陋。除了普通的桌椅,墙上悬挂着一尘不染的毛泽东主席的画像,有他自己获得的锦旗和“关心下一代,共筑航天梦”的横幅。

  

 采访中,韩老很耐心地为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在我国抗美援朝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仅成立一周年,尚在摇篮中的中国雏鹰面对强敌,毅然选择起飞应战,以“空中拼刺刀”精神与世界头号强敌展开殊死搏斗,打破强敌不可战胜的神话。“空中突击手”孙生禄、“打佩刀的能手”鲁珉、“空战之王”赵宝桐等人的英勇事迹让还在上小学韩文彬为之震撼,空军特有的威风与神秘也深深吸引着韩文斌。而他的“蓝天梦”也在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上中学时,韩文斌因为沙眼导致招飞失败。“可我不甘心,我的父亲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做一名陆军吧’。当时我坚决不同意。我想,我一定要当空军,一定要当空军,既然做不了飞行员,那我就做一名技术人员。”韩老挺直腰身,保持着军人特有的风度,神情坚毅地为记者讲述着自己曾经的坚定,令人肃然起敬。1968年,他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航空机务人员。

 

  进入部队后,他怀着一颗纯粹、扎实肯干的心,争分夺秒地学习一切有关航天航空的专业知识。他不断研究各类航空器,孜孜不倦地提高自己的技术。他对细节有很高的要求,追求完美和极致,对精品执着、不弃。而他的一切功绩,也都是平时渺小的积累与幻化的结果。

  

 “当时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毛泽东语录,所以我只能利用点滴的时间学习专业知识。不过之后回想起来,如果没有那时候的努力,现在我也就没有可以‘育人’的能力了”韩老笑着说。在部队期间,韩老共立三等功六次,二等功一次,并荣获“空军技术能手”称号。1994年,韩老先生受邀成为北京航空博物馆馆长,任期十年。

  

 而在记者提及有关八大岭的事时,韩老讲述了他对八大岭“用情至深”的原因。“从小,我的父亲就教育我要做一个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人。尽管他乡的水也甜,他乡的人也多情,他乡的花草也美丽,然而还是故乡的粗茶淡饭更好吃,故乡的乡音更入耳,故乡纯朴的乡亲更可亲。而我,也想为我的家乡做点什么。”

   

 2004年,韩老以空军大校军衔退役后,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将自己多年收藏的万余件航空文物运回家乡,修建“坨南乡八大岭国防教育基地”。同时,他也开始在一片荒芜的八大岭栽植树木。截至目前,八大岭绿化面积已达9000多亩。

  

 “我的家乡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教育方面也不怎么先进,所以我想建立一个‘航空小镇’,让我家乡的孩子从小就接触航空了解航空,我想为我家乡的父老乡亲揭开航天航空的神秘面纱,也让更多的人感受航空的乐趣与奇妙。同时,我也希望人们通过参观,更深刻的体会我们革命前辈艰苦奋斗的精神,并将他们的爱国热情永久传承下去。”韩老神采奕奕,用他那浑厚亲切的声音讲述着属于他的梦想,而他深邃明亮的眼睛里藏着一簇炭火似的光点在默默地燃烧着,似是一种坚决,一种势在必得。

  

 他在育人。他想用他的实际行动来改变小镇的教育落后情况,并教育孩子们爱自己,爱家乡,爱国家。他在唤醒,唤醒抛弃亲人抛弃国家的人,唤醒将工作当作赚钱谋生之道的人,唤醒为了追名逐利不择手段的人。他做的事对他来说不是一份工作或一份责任,他将它们当作有灵气的生命体,他在描摹,在探索,在融入。

  

 老子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聃认为一能衍生万物,所以万物生生不息。它既有简单到复杂之意,又有纯粹到极致之情。用毕生之精力,专注一事,求索其间。韩文斌老人建立此教育基地的初衷与老聃的想法不谋而合。

  

 无论世界多嘈杂,韩文斌的内心绝对安静。他把心安放在最自然流动的状态,不管世事沉浮,他永远拥有无穷的力量、无穷的热情、无穷的创造力,他会永远把“匠心”当作自己的信仰,坚定的朝着它走。

  

  “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事业”。韩文彬的一生便是如此度过,他将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航空事业,他对技艺和品质保持至高追求,最终完成了对“匠心”的历练,为我们完美的演绎了“匠人精神”。择一事,终一生。技艺易获,匠心难得。


责任编辑:彭瑞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