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红换新装了哦

【评论】《对“网暴”say No》

评论 redline 89℃ 0评论 扫描二维码

继范冰冰之后,炎亚纶劈腿三男子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网络世界,随便一篇营销号的文章就能轻松带起节奏,更何况是这种劈腿和涉及到性取向的事。吃瓜群众更是活跃,一时间网上全是关于炎亚纶的新闻,说什么的都有,甚至之前飞轮海的演唱会车祸现场的视频也被翻出来,还有炎亚纶说的30岁娶鬼鬼却没兑现的事。某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扒出了他和汪东城的过往。但事实真的是如民众所说的那样吗?随着当事人的不断露面,事情的真相也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网曝华研公司发文称自炎亚纶为劈腿三男传闻道歉之后,便找不到他本人。对此,有网友传简讯给炎亚纶,收到回复:我外婆在加护病房。对于男友B接受采访时指的肉体背叛,他则斩钉截铁驳斥没有,不可能。炎亚纶不怪A男,不怪媒体,不甩锅网友,自己全部揽下来,道歉称自己私生活没处理好,占用公众资源了。炎亚纶回应粉丝,澄清事实,与三人均是不同时期的确定的感情,并无出轨。但网络暴力的伤害已经形成。就像炎亚纶采访中说的,希望大家审慎地选择网络上看到的资讯做自己脑袋的主人吧。

 

   “……其实世上每一件事也都是如此,就是你必须要看到多面向再来做决定,我们应该要做一个更聪明的阅听人,应该要更审慎地选择网络上我们看到的这些资讯。我们能做自己脑袋的主人,这件事情是这个时代最需要关注的事情……一边修正,一边保留原来完整的自己,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我知道,所谓的做自己,是你应该要先学会懂得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你要同时拥有包容、宽容以及尊重的高度,你才有办法把真实的自己慢慢地显露出来……”这是炎亚纶在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话,能听出他深深地无奈,但他仍然在认真地说着这些,带着他的绅士风度。

 

其实这并不是唯一的例子,网络民众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某件事或某个人进行批判,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网络暴力背后的人都有一个伟大的名字:键盘侠,他们用自己的言论,肆意去评论一切,甚至造成一幕幕的悲剧,之前有张国荣和乔任梁,如今又有炎亚纶。十五年前的愚人节,张国荣从香港东方文华酒店24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46年的人生。医生说他是因为抑郁症失控跳楼自杀,其实最大的凶手不是抑郁症,而是社会舆论,只是因为张国荣和自己喜欢的唐先生在一起了。他们都深深的受到网络暴力的伤害,我们很难保证,如今的炎亚纶不会成为下一个张国荣。

 

我们都应该做一个理智、全面的自己,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而非大众舆论的传声筒,更非被牵着鼻子走的助燃剂。我们需要提高判断力,增强言论的客观、公正性,最重要的是冷静、文明,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在网络的那一边,或许是一个完完全全没有接触过的陌生人,不曾进入,未曾了解,我们凭什么去谩骂责备,又有什么资格和立场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无论对方无辜与否,对错与否,自有正当的判决论处,肆意的言论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谁也没有必要平白承担这场荒谬的灾难,谁也没有理由成为我们一腔热血的出气筒,谁也不该成为冷血个人主义下的牺牲品。大众舆论演变成群情激奋,再扭曲为网络暴力,最初真善美的出发点早已不知被抛向何处,只余下集体疯狂泄愤后的一地鸡毛

 

且不谈娱乐圈的事,前段时间的重庆公交车事件也引起了各界的轰动,在对逝者表示哀悼的同时,我们来反观在整个事件中网络民众的反应:在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指责公交车司机,认为他是在公交车坠江事件最大的元凶,然而随着警方介入,事情开始明了,网络民众又调转风向,把矛头指向与司机产生冲突的大妈。网络民众的这一系列反应再一次表明,他们是盲目的!他们在不了解事情真相时就去随意评论,甚至以激愤的口吻去批驳,去谩骂,这所有的人身攻击都可以理解为言论自由,但成千上万恶意的言论就会叠加成网络暴力,而施暴者就是网络背后的键盘侠。

 

网络像一个大熔炉,什么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像一个火锅,所有人都在里面下着自己的菜,谁也不会去管火锅底料和汤汁的味道变了没有,只要每道菜都有自己的味道就好。网络让每个人开始拥有言论自由,也让话语权逐渐趋于平等。可是,平等的话语权和自由的言论到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世界越来越自由,还是意味着有些人对自己的言论越来越不负责?

 

在网络的海洋中,贝壳安静地活在海底,海面波涛汹涌,潮来潮去。倘若一粒沙子进入贝壳的身体,贝壳先是会非常难受,难以适应,然后分泌出大量的珍珠质,逐渐包围由外窜入的沙粒,久而久之,就成了美丽的珍珠。然而,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沙粒如果太大,贝壳会很容易被杀死。沙粒就是自由的言论,而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成为那只被杀死的贝壳。这一切是否有解?

 

网上漫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骂人的成本低,无需负责。许多人骂了别人,自己却关闭了评论,许多施暴者,根本查不到他们真实的信息,连名字都是假的。就好比那些进行着校园暴力的孩子,他们之所以无所畏惧,是因为许多人根本不是学生,而是一些社会闲杂人等,信息和社交圈都不透明。

 

暗处的人,永远没有道德限制,道德也限制不了他们。就好比一个人在没人的地方,更容易随地大小便,随地吐痰。但倘若一个人的人际网被曝光在网络上,并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这个人的行为就必然会受到限制。如果有限制和约束,暴力才会有逐渐消亡的可能。

因为身份隐蔽,许多言论得以肆意发表;

因为无从追责,许多网络暴力逍遥法外。

 

人的情绪很容易被煽动,这世界上很多人、很多事并非只有一面,我们更不能仅听信一面之词,我们每个人都应注意自己的言论,因为有时你的一句轻飘飘的评论可能会给对方带来沉痛的伤害。

撒贝宁说:“网络空间不应是愤怒与暴力的发泄口。”;何炅说“切勿假借正义之名,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柴静说“为了一个目的,哪怕是正义的目的,像车轮一样狠狠碾压过人心是不对的。”。一句句箴言,可曾有一句触动到你?自以为是的正义或许仅仅是你以为的,拒绝网络暴力,不要让键盘成为凶器。可以不爱,请别伤害。生而为人,愿你我温柔善良,愿世界温暖如初。

点赞 (1)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8 + 8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